哟西

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

将军

听,马蹄踏疾声
杀,一枪定乾坤
“将军,蛮夷来犯”
微微扬头“杀”便再无言。
拾起长枪,不回首。
纵马挥戈,战旗扬。
生死何妨,卧沙场,君莫笑。
十步杀人,长枪染血。
横尸遍野,血染战袍。
是啊,他是将军,久经沙场,威风凛凛,戎马一生
是啊,将军,铁血冷面,严明军纪,杀人无数
一向战无不胜的他,败了
败得狼狈不堪
一句话,便击溃他固守已久的防御
“将军,你累么”
累么
是累吧
谁知道他坚毅的外表下隐藏了一颗脆弱,却已麻木的心脏
兄弟的两肋插刀,至亲的叛离,敌军的怜悯,对阵的阴险.......早就让他尝尽了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
又何惧白骨荒魂